俄罗斯连塔网4月25日发表题为《肉毒素女王》的文章,作者系克谢尼娅·阿尔希波娃。文章介绍了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的政治生涯、喜好、政治家和舆论对她的评价。全文摘编如下:

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继承了丈夫的职位。有些人钦佩这位才华横溢的女性,还有些人对其持强烈批评态度。阿根廷媒体也更爱报道她为服装和整容手术花费数百万美元,而不是她的政治路线。克里斯蒂娜还被指控受贿和其他腐败行为。她经常和记者打嘴仗,称他们是驴和笨蛋。她是靠什么挣钱来维持其奢侈生活?

克里斯蒂娜曾说:“我有两大嗜好——政治和购物。”每周都有一架飞机从巴黎飞抵布宜诺斯艾利斯,满载着迪奥品牌的东西。迪奥是她最喜欢的牌子,尽管她也喜欢香奈儿、路易威登、爱马仕和克里斯蒂安·卢布坦的红底鞋。

阿根廷媒体对总统的所有活动都有详细报道,他们说,克里斯蒂娜参加活动衣服从来不重样。阿根廷人还为此开玩笑说:“她这样做是为了节省干洗费。”

据阿根廷报纸估计,克里斯蒂娜每年花在服装上的钱至少有35万美元(1美元约合6.5元人民币——本网注)。为了存放所有这些东西,其官邸里有一个面积达100平方米的更衣间。但后来发现,这对国家元首来说太小了,必须辟出整个楼层才够放下她的衣服。

克里斯蒂娜的招牌性标配包括完美的发型、鲜艳的妆容、昂贵的西装和高跟鞋。她的外表比她的政策更能吸引阿根廷人。她说:“难道只有穿得像个穷人,我才会被视为好领导吗?”

克里斯蒂娜的丈夫——前总统内斯托尔·基什内尔与妻子截然相反,他可以顶着一头乱发出现在公共场合,穿着一套旧西装,而且那套衣服可能对他来说太大了。

对时装和购物的热情有时会让克里斯蒂娜尴尬。她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比任何人都好,但不止一次在活动中迟到。例如,在华盛顿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阿根廷总统在正式合影中迟到了,结果只得重新安排拍照时间。在拉美-欧盟峰会上,礼宾部门不得不为阿根廷领导人因换装时间太长而迟到表示道歉。

许多人将克里斯蒂娜与阿根廷传奇埃娃·庇隆相提并论。这两位女性对丈夫都有巨大影响力,得到了阿根廷工人的支持,正如记者所说,“她们的主要武器是魅力和性感”。

但克里斯蒂娜不喜欢这种类比。她愤慨地说:“我不想从埃娃和我丈夫内斯托尔那里继承任何东西。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成就和缺点的结果。”

1953年2月,克里斯蒂娜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省首府拉普拉塔市。高中毕业后,她进入当地大学法律系学习。在那里,她遇到了内斯托尔·基什内尔,并于1975年与他结婚。她和丈夫一起成立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然后决定从政。

内斯托尔后来透露,他的妻子在他未来的职业生涯中比他更积极。在加入庇隆主义左翼后,这对夫妇开始在党内迅速擢升。如果说丈夫通常是“照本宣科”的话,那克里斯蒂娜就是一名出色的演说家。

2003年,基什内尔夫妇搬到。在内斯托尔决定放弃竞选,把位子让给妻子后,他们仍居住在那里。关于这对夫妇玩的游戏,有各种各样的传言。后来发现,这位政客病得很重,决定退休。2010年10月,内斯托尔死于心脏病,享年60岁。

克里斯蒂娜不喜欢回答记者的提问,也很少接受采访。她与当地媒体的关系特别紧张。反对派刊物经常登载关于克里斯蒂娜的负面报道,批评她在昂贵的服装和整形手术上花了很多钱。为此,不怀好意者还把她称作“肉毒素女王”。克里斯蒂娜为此把记者告上了法庭,称其造谣。

2016年,克里斯蒂娜被指控收受数千万美元的贿赂,法院要求取消她的议员豁免权和逮捕她。据称,在内斯托尔·基什内尔执政期间,政府制定了一个非法收受金钱的制度。这对夫妇被怀疑是这些腐败制度的始作俑者。

这一丑闻是在阿根廷《国家报》披露“腐败笔记本”后爆发的。原来,基什内尔内阁前规划部长胡里奥·德维多的司机花了十年时间记录了他运送钱袋子的经过,时间、地点和给了谁他都有记录。最常见的是政府大楼和基什内尔家族的住宅。司机还记录了钱的数额,有时甚至是钱的重量。后来,司机把这八个笔记本交给了记者,每本有96页。

记者承认,他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写就这篇文章,据他们统计,贿款达5600万美元。调查发现,实际数额更大,近1.6亿美元,这些钱是建筑公司给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政府订单。

这不是前总统所受到的唯一腐败指控。调查表明,克里斯蒂娜与丈夫一起帮助家族密友拉扎罗·贝斯争取政府的基础设施项目建设订单。在五年里,他们靠提供合同敛财9亿美元。调查发现,克里斯蒂娜的行为给阿根廷造成了至少171亿美元的损失。

克里斯蒂娜不承认有罪,声称这些阴谋是她的政治对手策划的。这位政治家还在绝望地还击各项指控。许多参议员都支持克里斯蒂娜,因此即使法庭判定她有罪,她也多半仍能逍遥法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