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要明确的是,皇帝、国王是两回事,两者是不同的君主称号,其它君主称号还有天皇、沙皇、苏丹、法老、沙阿、大公、可汗等,每个国家的历史上都有各自的君主称号,都统称君主,或者别称帝王,就是皇帝和国王的意思。

以上君主称号的区别,笔者有文章专门介绍过,有些是同级,有些是不同级:天皇等于皇帝,是最高级的;沙皇、苏丹、法老、沙阿等于国王,皇帝比国王高级;可汗等于大公,国王又比大公高级,所以世界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女国王是两回事。

本文除了介绍世界历史第一位女皇帝、女国王,还介绍世界历史第一位女总统,当然,总统就不是君主了,笔者会单独列出来介绍。

接下来入正题,经过笔者不遗余力地寻找资料,确定世界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是日本菊花王朝第三十三位天皇推古天皇、第一位女国王是埃及第十八王朝第五位法老哈特谢普苏特一世、第一位女总统是阿根廷第四十一任总统伊莎贝尔·庇隆。

天皇是日本历史唯一一个朝代菊花王朝的君主称号,等于皇帝,此处不再解释。公元681年,日本菊花王朝第四十位天皇天武天皇颁布《飞鸟净御原令》,正式确立君主称号为天皇,但天皇在日本出现的时间早得多,确切时间未知,后世就约定俗成把开国君主神武天皇开始就作为天皇,所以菊花王朝从公元前660年建立开始,天皇就是皇帝,世界历史第一位皇帝就是菊花王朝第三十三位天皇推古天皇。

推古天皇(554年—628年),名字额田部,是日本菊花王朝第二十九位天皇钦明天皇的女儿,父亲钦明天皇在位期间,她嫁给了异母兄敏达天皇,钦明天皇死后由三个儿子敏达天皇、用明天皇、崇峻天皇先后继承皇位,均是异母兄弟,而她与用明天皇是同母兄妹。公元592年,异母兄崇峻天皇被权臣苏我家族弑杀,推古天皇被苏我家族拥立为皇,成为菊花王朝第三十三位天皇,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

推古天皇在位期间依靠侄子圣德太子(用明天皇的儿子)的辅助,铲除了权臣诉我家族,并且励精图治,首次派出遣隋使到中国隋王朝学习,实行一系列改革,令菊花王朝向着盛世发展,她是日本历史八位女皇帝当中政绩最显赫的一个。公元628年,推古天皇因病驾崩,终年74岁,在位36年,汉风谥号推古天皇,和风谥号丰御食炊屋姬尊天皇。

法老是埃及第一王朝到第三十二王朝(即托勒密王朝)的君主称号,即古埃及时代的君主称号,自美尼斯建立埃及第一王朝就已经出现,本意指君主居住的王宫,直到埃及第十八王朝第六位君主图特摩斯三世在位期间,才正式作为古埃及君主称号,后世仍约定俗成把埃及第一王朝建立就作为君主称号,所以埃及第一王朝在公元前3200年建立开始,法老就是国王,世界历史第一位女国王是埃及第十八王朝第五位法老哈特谢普苏特一世。

哈特谢普苏特一世(前1508年—前1458年),是埃及第十八王朝第三位法老图特摩斯一世的女儿,第四位法老图特摩斯二世异母姐,父亲图特摩斯一世在位期间,她嫁给了异母弟图特摩斯二世,图特摩斯一世死后图特摩斯二世继承王位,她成为王后。图特摩斯二世自小体弱多病,无力治理国家,因此实权落到姐姐兼王后哈特谢普苏特手中,公元前1479年图特摩斯二世病死,她违背规定,不让两人的儿子图特摩斯三世继承王位,而是自己当上了法老,成为埃及第一王朝第五位法老,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位女国王。

哈特谢普苏特一世在位期间施行仁政,停止了多代祖上一直以来的对外征战,与邻国开展通商和贸易,令埃及第一王朝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公元前1458年,哈特谢普苏特一世因病驾崩,终年50岁,在位21年。

阿根廷总统这个职务设立于公元1826年,短短1年后的公元1827年被短暂废除,公元1854年正式确定国号为阿根廷共和国,实行总统为国家元首兼政府首脑的总统共和制度,一直沿用至今,已经是第54任总统,世界历史第一位女总统伊莎贝尔·庇隆是阿根廷第四十一任总统。

伊莎贝尔·庇隆(1931年—至今),出身阿根廷西北部拉里奥哈省的普通职工家庭,从小热爱舞蹈,年纪轻轻就进入阿根廷国家歌舞团,多次随歌舞团巡演国内外,公元1956年在北美洲国家巴拿马首都巴拿马巡演时与阿根廷前总统胡安·庇隆认识、相爱、结婚,尽管两人年龄相差了36岁之大,公元1955年胡安·庇隆因为治国失败被兵变推翻下台而流亡国外。

后来在胡安·庇隆的支持者的精心策划下,公元1973年阿根廷再度发生兵变,他被支持者迎回阿根廷成为第四十任总统,他还安排妻子伊莎贝尔·庇隆出任副总统,这是世界历史第一对夫妻总统和副总统,伊莎贝尔·庇隆也因此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位副总统,公元1974年胡安·庇隆病死,她顺势出任总统,成为阿根廷第四十一任总统,是世界历史第一位女总统。

伊莎贝尔·庇隆在任期间跟她的丈夫一样治国失败,主要是经济方面失败,令阿根廷人非常不满,公元1976年因为与丈夫同样的原因、同样的方式被兵变推翻下台,在任2年时间,随后被军方软禁,公元1981年被释放并驱逐出阿根廷,终身不得返回,此后她一直在国外过着流亡生活。时至今日,伊莎贝尔·庇隆仍在西班牙过流亡生活,已经90岁高龄,她跟丈夫胡安·庇隆没有生育子女,至今都是一个人过着流亡生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