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PN记者Woj周五报道了一桩重磅交易。戈贝尔从犹他爵士被交易到明尼苏达,换来四名球员,首轮秀沃克-凯斯勒和难以置信的四个首轮签。

可以这样评价蒂姆-康奈利离开丹佛掘金成为森林狼主席之后的首个大操作:这是我们在近年来见过最大的交易之一。一切源于把上赛季四位得到最佳阵容选票中锋中的两位组合起来的想法。自从2016-17以来的每个赛季,戈贝尔和唐斯中至少一位(尽管从没有同时)都进入了最佳阵容,其中戈贝尔四次,唐斯贡献两次。

常规赛和季后赛期间戈贝尔和唐斯这对超大个组合能磨合得多好?爵士在送走他们连续六年进入季后赛的顶梁柱之后的下一步又是什么?

去年森林狼的防守在常规赛每百回合失分方面排在联盟第十三。这看起来对于一支以唐斯为中锋建队的球队来说已经几乎达到最高上限了。如果明尼苏达想要在季后赛中有一些实质性的重大突破。这样的水平可能仍然不够好。

尽管犹他最终只在防守效率方面高三位,戈贝尔的到来仍会是对森林狼常规赛防守一次巨大的改变。爵士靠着戈贝尔给一群防守能力低于平均的外线球员擦,而在明尼苏达他身边的天赋更高了。

进攻端,唐斯的技能包让他完全能胜任在戈贝尔身边打大前锋。作为自称的历史最佳大个子射手,当戈贝尔为森林狼的后卫安东尼-爱德华兹和丹吉洛-拉塞尔在挡拆中做掩护时,唐斯可以牢牢吸引住自己防守人的注意力。

尽管在唐斯背打时,禁区里的戈贝尔可能让他有些束手束脚,但这其实和上赛季唐斯与不能投射的范德比尔特的搭档是类似的。(根据数据,范德比尔特上赛季平均出手距离是3.1英尺,只比戈贝尔的2.7英尺长一点。)

这些因素都使得明尼苏达应该会在常规赛变得更加强劲。随着丹佛掘金,洛杉矶快船和波特兰开拓者都恢复健康,分区决赛对他们来说显得有些困难,但我会认为他们有超过五成的把握保持西部前六的排名,避免参加附加赛。(前六也会是明尼苏达自从2004年以来的最高排位,那也是他们队史上唯一一个赢得过系列赛的年份。)

尽管季后赛中让戈贝尔“待在场下”毫无疑问是被夸大了,但同样毫无疑问的是其他球队打小阵容把他拉出油漆区时,他的影响力确实会被大幅削弱。

唐斯的全能可以让森林狼把他当作我之前讨论过的那些常规赛打大前锋,季后赛打中锋的珍贵大个摇摆人一样用。然而当明尼苏达在只打中锋的戈贝尔身上做了投资之后,上述这种情况就只会在很少的时间内发生了。

我猜森林狼是希望唐斯能用自己的背打让对方没有办法像针对戈贝尔时那样把自己的传统中锋撤下场。也许这最终是正确的。但我仍然觉得在季后赛的某个时间点,明尼苏达会遇见一个能完美克制戈贝尔+唐斯这对前场组合的对手。

尽管森林狼队史的季后赛表现并不光鲜,但是别搞错了,考虑到他们在这笔交易中所放弃的资产,在季后赛打上好几轮是最低要求。当我第一次见到Woj报道有多个首轮签被送到犹他时,我以为会是两个或者三个。然而,他们放弃的是接下来七年可交易首轮签的最大个数。前三个(2023,2025,2027)都是完全无保护的,2029年是前五保护。

在前几次类似的交易看上去都不怎么成功的情况下,还有球队愿意这样干是很令人惊讶的。快船和湖人可能各自都还愿意在保罗-乔治和安东尼-戴维斯交易中付出一堆首轮签,因为戴维斯帮湖人拿到了冠军,而快船下赛季看起来志在赢球。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今年送出了原本意想不到会有的乐透签,接下来还会流失更多。

与此同时,布鲁克林篮网和休斯顿火箭分别在詹姆斯-哈登和拉塞尔-威斯布鲁克交易中放弃了多个选秀权,而这两笔交易都由于两位球员没在新球队长留而产生了问题。休斯顿正在重建,并且去年需要一些签运来避免和雷霆的五号签互换,而篮网付给火箭的选秀权决定了他们该如何处理凯文-杜兰特的交易申请。

不错,森林狼并没有像上述那些球队一样放弃那么多现有名单中有价值的球员。送往犹他的四名球员没有一位是确定会在下个赛季之后还留在明尼苏达的,而且森林狼也成功留住了他们第二好的年轻球员(贾登-麦克丹尼尔斯,他现在可能会作为小前锋首发,扮演球队的顶尖侧翼防守者)。

但关于爱德华兹,戈贝尔和唐斯这三位核心身边的人员名单,明尼苏达仍有很多问题待解决。最紧迫的就是该怎么处理即将进入合同最后一年的控卫丹吉洛-拉塞尔。在森林狼放弃在明年夏天创造出薪资空间的情况下,他们的选项要么是用一份新合同留下拉塞尔,要么是留下他在交易中换来的球员。

萦绕在此之上的问题是,明尼苏达的核心阵容短期内会变得有多贵。爱德华兹的新秀合同在2024-25年到期,这也是唐斯新签下的超级顶薪续约合同生效的那年。光是戈贝尔和唐斯那个赛季的预计薪资就会达到9700万(唐斯合同的具体数值要直到那个赛季的薪资空间确定后才能知道),而爱德华兹会寻求一份价格低一点的顶薪合同,大约在3600万左右。

正如ESPN的扎克-洛维和我在周四他的播客中所讨论的那样,如果森林狼能在戈贝尔的这桩交易和亚特兰大老鹰得到德章泰-默里的交易中选择一笔,那我也会更喜欢默里的那一笔。他能更好地契合明尼苏达,因为他与爱德华兹和唐斯的巅峰时间线重合,也不会像戈贝尔那样在选秀权和薪水方面花掉那么多。

一年前,我对交易戈贝尔的想法表示鄙视,因为我认为这是对犹他季后赛不尽人意的过度反应。一个赛季之后,我觉得现在可能是个好时机了。在卢卡-东契奇缺席了前半段系列赛的情况下一轮游,这更难以解释得通了,特别是现在有如此多的球队都能使用快船在2021年发明出的把戈贝尔拖离篮下的五外阵容。

同样值得打个问号的是戈贝尔能保持这样的交易价值多久。他在上周刚过了30岁,同时拿着NBA最大的合同之一。爵士对戈贝尔交易的高要价绝对是正确的,一方面避免他们看起来急不可耐地要交易,同时也能利用好愿意出价到这么高的买家。

这桩交易最有意思的一个点在于,正如ESPN记者布莱恩-文霍斯特在电视节目Get Up上的隐晦预言那样,犹他高层选择以选秀权为交易主体,而不是用戈贝尔换来多位能做出贡献的球员,在年轻的全明星多诺万-米切尔身边创造出一个新的赢球模式。爵士现在得到了一大把选秀权和一个过渡性的阵容,这也意味着更多操作一定会到来。

目前,犹他在中锋位置上的深度包括在NBA两个赛季只打了252分钟的2020年首轮秀乌多卡-阿祖布伊克,以及22号秀凯斯勒。这可能使得爵士参与竞争和菲尼克斯太阳进行德安德烈-艾顿的先签后换交易,尽管他们可能需要带上第三方来给菲尼克斯一个中锋替代者。

同时,犹他在后卫的人员储备过多。在原有的米切尔,迈克-康利和乔丹-克拉克森之后又来了贝弗利和比斯利。爵士如果把这些球员送到别的地方,那也完全不会令人意外。

贝弗利展现了他作为老将在一支年轻球队能产生重要的影响力。他和明尼苏达签的合同还剩一年1300万,应该会有不错的交易价值。

也许米切尔最终也会紧接着被交易,然后犹他开始一次彻底的重建。无论如何,以戈贝尔的这桩交易为起点,让爵士进行接下来的操作之前都处在了一个有利的位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